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本站首页 | 法律援助 | 法制动态 | 法律法规 | 案例荟萃 | 法律文书 | 诊所法律教育 | 司法考试 
现在是:
相关文章
尚无内容。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法律援助>>正文
 
聂树斌的终极正义究竟在哪里
2016-08-21 17:34   审核人:

聂树斌的终极正义究竟在哪里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网刊登了《红网》徐林生的署名文章《聂树斌案要舆论监督,不要舆论审判》,针对媒体就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再次延期的批评发表意见,指责某些媒体搞舆论审判。

 

     舆论审判一词人们并不陌生。譬如国家某些主流媒体常就某些案件未审判先定调;譬如某些主流媒体分支机构常紧跟主流媒体遥相呼应,对相关案件盲目跟风,对当事人随意定性等。因为这些主流媒体控制着舆论的制高点,波及范围广,影响力度大,多被社会批评为舆论审判。一般媒体即使想搞舆论审判,也没有相应的资格和条件。

 

    在这些真正的舆论审判泛滥,主流媒体未审先“判”盛行的时候,不知徐先生身在何处,是否质疑过这些国家层面的主流媒体在搞舆论审判?

 

    然而,当个别媒体对山东高院聂树斌案的复查一再推迟提出质疑和批评时,徐先生按捺不住了,迫不及待的站出来指责是舆论审判。

 

徐先生急于抛出这篇文章的动机不必猜测,是否有人幕后指点或暗示也无须揣摩。法治社会的人文环境中,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但徐文中提到的聂树斌案终极正义,以及山东高院的一再延期对还是不对问题,有必要商榷。

 

    首先,关于聂树斌案的终极正义,徐文质疑的文章之一,彭拜新闻《聂树斌案件 正义不要再迟到》导语中说:“聂树斌案件的终极正义并非掌握在法院手中。法院在审判聂树斌案,世道人心则在审判法院”。

 

    而徐文则质疑称:聂树斌案件案情复杂,“外人不应作无端揣测,真正的实质正义如何,必须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不管山东高院依法作出如何判决,都应该得到尊重,应认为是正义的实现。”

 

很显然,徐先生的意思说,只要是法院的判决,就是正确的,就实现了正义。

 

    道理很简单。假如徐先生说得对,世界上就没有冤假错案了。也就无须申诉再审了。浙江叔侄案,福建念斌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都是经过两次判决终审的,都是正确的?都是正义的实现?

 

    那么,是后来的再审判决错了?再审判决颠覆了正义?

 

    聂树斌案件当年也是经过两次判决的,是否也应该以判决为准,因为在徐先生看来法院判决了就等于实现了正义。难道最高法院对聂案决定立案复查也错了?

 

    一纸判决本应当成为社会公平正义的象征,但残酷的司法现实一再告诉我们,丧失良知的法官炮制的判决书,不仅不是正义的体现,而往往成为践踏公平正义的元凶。

 

    况且,即使每一个法官都心向阳光怀揣正道,受自身水平和社会各种因素的影响,其判决也未必都能反映公平正义。

 

    因此,徐先生观点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聂树斌案件的终极正义,未必在日后的判决中。

 

    彭拜新闻《聂树斌案件 正义不要再迟到》导语中说的好极了,“聂树斌案件的终极正义并非掌握在法院手中”,在“世道人心”。

 

    人在做,天在看。清明世界,谁也逃不过民众心中那杆秤,哪怕是高高悬着的天平。法院的天平可以倾斜,甚至颠覆。而积淀在亿万百姓心中的天地良心,永远不会失衡。

 

    更何况,聂树斌案在山东高院听证会后,案件的所有证据都已公诸于众。半年多来,大河上下个个做讼师,长城内外人人是判官,孰是孰否社会自有公论,是非曲直早已尽人皆知。

 

    所以,聂树斌的案件的终极正义,不在山东高院的未来判决书,而在人间正道!

 

 

 

    其次,关于山东高院的延期。

 

    徐先生称,山东高院的三次延期,都是经过最高法院批准的。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七十三条。这不是山东高院的错。表面上看无可厚非。但实际并非如此。

 

    《解释》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因特殊情况申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予以批准的,可以延长审理期限一至三个月。期限届满案件仍然不能审结的,可以再次提出申请”。

 

    请各位注意,第一,这仅是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刑诉法》并无此类规定;第二,这里只规定“期限届满案件仍然不能审结的,可以再次提出申请”,但并没有规定申请次数。理论上说,申请延期的次数是无限的,可以申请一万次,可以延期一百年,一万年!

 

    一个案件显然不能拖延一百年一万年。但这样毫无期限和次数限制的规定却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的白纸黑字,名正言顺、冠冕堂皇的写在最高法院的文件中!这又是谁的错?

 

难道这就是徐先生所说的聂树斌案一再拖延的“符合法律规定,符合程序正义”?

 

    近些年,上级法院的批准审限延期,特别是最高法院的审限延期的滥用,法律圈内早已人所共知、深恶痛绝。

 

    本来认为,最高法院系国家最高审判机关,是《刑诉法》修订参与者和相关司法解释制定者,对下级法院报请延期审理的审查肯定非常严格,一般不会草率放行。但情况令人失望,司法实践中诸多明显不应当延期审理的案件,都在最高法院顺利批准延期。

 

    在当下的司法体系中,延期审理的报批程序属法院内部程序,无须向社会公开,律师和检察官都无法参与,只是最后向律师及当事人送达或宣告决定而已。

 

    这种不受约束的报请和审批程序,不仅使现行的法律法规流于形式,而且还易滋生司法腐败。甚至有法官称,最高法院走一趟,申请延期的报告就批下来了。

 

    延期审理的泛滥,使得历经多年,以牺牲当事人人身自由为代价换取的、用于抑制超审限的法条,在毫无监督和制约机制的法院系统内部,被悄无声息的架空了。一轮又一轮三个月的延期审理,披着合法的外衣,从一个暗处走到另一个暗处,还堂而皇之的向人们炫耀着法制的光芒。而当事人则在这样的虚幻的光芒下,又莫名的多承受三个月的煎熬......

 

    根除延期审理的滥用,除完善立法(含司法解释)外,将延期审理报批程序阳光化是当务之急。让延期审理报批程序从暗处走到明处,采用听证等形式引入当事人、律师、检察官参与机制,接受当事人、律师、检察机关甚至社会的监督。案件该不该延期,不能让法官私下说了算。而是通过公开透明的程序,真正让法律说了算。

 

    再次,上级法院批准下级法院延期审理的理由或借口,往往是“案情复杂”,其实很多时候并非如此,不少下级法院申请延期主要是规避非法超审限,部分法院是等待时机平衡各方面的关系。聂树斌案件的一再延期,不排除这方面的因素。譬如怎样才能让对聂案信誓旦旦的河北方面及上级领导理解和接受,是山东高院不言而喻的难题。

 

    另外,从案件本身讲,聂树斌案件并不复杂,一审卷仅54页,二审卷仅40页。一二审卷宗加起来不足100页。整个二审程序不足八天。从二审判决到执行死刑仅两天。上诉期都尚未终结。

 

    就是这样一起十分“简单”的案件,河北高院复查用了十年的时间,山东高院的复核也已近一年。仅从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案件必须再审。

 

    一个两省高院用了十余年的时间查不清的案子,当年河北高院仅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把人枪毙了,这不算草率?不算荒唐?这样草率和荒唐的案件不该立案再审?

 

    朗朗乾坤,岂容冤魂遍野;天理昭昭,聂案必须昭雪。

 

    聂树斌的错案,已经在亿万人们心中铸就。纠错,只是时间问题。即使这次山东高院驳回申诉维持原判。秉正义、有良知的法律人世世代代延展不息,他们终究会依法摘除这颗腐败司法的毒果,绝不会任其永无休止的玷污法治中国的未来天空。

 

上一条:为您支招:如何远离传销陷阱?
下一条:阜新谭林犯罪团伙长期不受刑事追诉折射出的执法官员重大腐败再调查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反馈留言 | 帮助信息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06-2008南阳理工学院法律援助中心. 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长江路80号 邮政编码:473000
技术支持:南阳理工学院创新基地卓越工作室